重症照護與芳香療法

       重症照護與芳香療法

文/蔡憶雲

    重症照護護理是專門處理當人類生命受到威脅反應時所出現的嚴重健康問題,需要長期醫療照護的病人;可大分為「心臟急症」、「中風急症」及「多重創傷照護」三大類。

透過芳香療法的撫觸可協助病人度過生命壓力最大的時刻,消除恐懼並增加醫病關係與互信、溝通等效果提升。薰衣草、快樂鼠尾草、茉莉、辣薄荷、玫瑰、迷迭香、茶樹、依蘭等精油以2%的濃度按摩,或是加入擴香儀已吸入方式都適宜在重症照護的狀況下使用。(Waldman等人,1993)

心臟急症

對於邊緣性高血壓(borderline)、因心肌梗塞引起之焦慮、心臟手術後的憂鬱與譫妄(postpump depression or delirium,PPD),芳香療法可作為輔助的放鬆療法。薰衣草等具降低血壓作用的精油被芳療師拿來作為高血壓患者長期護理與預防中風之用;迷迭香之類的精油則被用以護理經常性血壓過低的狀態。根據一項人體實驗證實吸入迷迭香會增加收縮壓和舒張壓,但只是短暫性的(Saeki&Shihora,2001),薰衣草可以降低血壓,但一樣也只能持續幾分鐘。其他的精油在動物實驗中都顯示有降血壓作用,如:天竺葵、快樂鼠尾草。

O`Brien(1997)將迷迭香用於長期使用抗憂鬱症藥物造成低血壓副作用的老人患者身上,發現病人從坐姿轉換乘起身之前給予迷迭香吸入5分鐘,與對照組(僅使用基底油)相比,受試者從坐姿起身後跌倒的次數減少了50%。

癌症

雖然有些精油的成分中含有抗腫瘤的活性作用,例如:香紫蘇醇以低於20(μg/ml)的抑制濃度可以殺死人類白血病的細胞株(Dimas等人,1994)。但是芳香療法並不是把精油拿來對付癌細胞,而是作為提升癌症生活品質的輔助治療。手術、化療和放射線療法是目前治療癌症患者的正統醫學療法;然而往往挽救了生命,病人卻必須承擔其副作用所帶來的痛苦折磨。因此將芳香療法列為癌症患者的輔助治療,對於患者身心痛苦皆有重大改善。例如:薑、肉桂、薄荷可緩解化療引起的噁心嘔吐症狀(Zappa&Cassileth,2003)。桃金孃植物科屬的茶樹、白千層、綠花白千層等精油可以預防放射線療法可能造成的灼傷。若是已經灼傷者,可以使用真正薰衣草、德國洋甘菊、羅馬洋甘菊、玫瑰、永久花純露等來緩和、改善傷口灼傷痛楚、促進傷口癒合。

茶樹、佛手柑可以提高癌症患者的免疫力。注射嗎啡後遺症的便秘,可使用促進腸道蠕動的精油,如:迷迭香。(林  貞一郎,1995)

乳癌患者切除病灶後常見的後遺症有淋巴水腫、發熱感、壓力、不適感等。淋巴水腫需要以淋巴引流的手法將淋巴液導入正確的行進方向,這種輕而慢的手法基本上不需要精油,只需要對消除淋巴水腫有效的基底油作為按摩的介質,例如:雷公根(Price等人,1999)、月見草油(Earle, 1991)、西番蓮(Earle, 1991)等。但是精油的利尿作用可以加強消除多餘的水分;例如:絲柏。Kirshbaum(1996)以稀釋的薰衣草替8名數後淋巴水腫的病患按摩,以減輕患者的疼痛、腫脹、提高活動力。

藥學博士村上志緒以薄荷純露、橙花純露用於44名乳癌患者,令患者噴於臉部、手腕、手部、頸部或是自己的上前方,然後趁純露落下時置身純露的霧氣當中。正在接受化療的患者29%及尚未接受化療的患者63%對這個方式的效果都予以肯定。

對各種癌症患者而言,芳香療法都能提升生活品質、降低焦慮。Corner等人(1995)將薰衣草、花梨木、檸檬、玫瑰、纈草調和基底油後,在52名罹患各種癌症的患者身上,以隨機對照的方式分為以精油按摩和僅用基底油按摩兩組,於八週的時間內,各持續按摩一週。結果在焦慮消除的程度上,精油按摩組顯示較大差異性的效果,但在疼痛和活動力提升方面,兩組的差異性並不顯著。

被認為具有抗癌作用的精油成分有快樂鼠尾草中的香紫蘇醇(Sclareol)(Dimas等人1999),佛手柑中的佛手柑素(Bergamottin)(Miyake等人1999),辣薄荷、綠薄荷、醒目薰衣草中的芥子醇(Perillyl alcohol)(Belanger等人1998),檸檬草中的D-檸檬烯(D-limonene)與香葉醇(geraniol)(Zheng等人1993),蒔蘿與葛縷子中的藏茴香酮(Carvone)、anethufuran、檸檬烯(Limonene)(Zheng等人1991)。

(節錄自蔡憶雲博士論文『中醫香療法與西方芳香療法之比較研究』)

(Visited 227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