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蔡憶雲
我國早在5000年前就懂得運用香草植物祛疫避穢,歷代醫家在長期的醫療實踐過程中,係以陰陽五行、藏象經絡等學說為依據,以藥物自身的各種性質及其所表現出來的治療作用為基礎,不斷更新並總結出一套用藥規律——中藥藥性理論;循此臨床研究,自然演繹出中國醫藥發展史。

其基本內容包括四氣五味、升降浮沉、歸經、配伍、有毒無毒以及用藥禁忌等。

但是,歷代醫家也發現,有些藥物並不能完全用四氣五味等理論來解釋其藥性和說明其作用原理。因此,從實際出發,又提出“芳香藥物”之說。

我國雖有香藥生產;但數量不多,古代早期芳香類藥物多用作調香品、香料,目的為芳香除穢。西亞的香藥傳入我國,應該是起於東漢初年,後來由於對外貿易逐步擴大,中土以外之香藥不斷輸入,香藥輸入也帶來異邦官方民間對香藥的應用經驗與基本藥性的知識。

宋代以後,香藥在中國的應用範圍隨之日益擴大,對其藥性特點及治療機理的認識也不斷加深,從而逐步形成了完備的芳香藥性理論,並將其作為中藥藥性理論的重要組成部分。

 


香柱編吊起來,是古人富貴之家的裝飾品。

先秦時代

香與火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火又與外治法的起源有關。

先民從焚燒樹木以烹煮食物、取暖的生活經驗中,也辨識出不同香氣對疾病的治癒力與驅除穢氣的功效。艾草在中醫療法中發展為艾灸及香燻法的重要藥材,極可能源自於此。

殷商甲骨文中也有燻燎、艾蒸和釀製香酒的記載;周代則有佩戴香囊、沐浴蘭湯的習俗。

位於胡南省長沙市東郊的馬王堆漢墓,因一具保持完好的女屍和眾多隨葬品所具有的研究價值而聞名於世,其出土文物中有一批香囊、藥枕、燻爐,內中還遺留有辛夷、佩蘭、茅香、花椒、肉桂等芳香類藥物;這都說明了當時已有以芳香藥物防治疾病、辟穢消毒、清潔環境的風俗習慣。

先秦古籍《山海經》,是一部富於神話傳說的最古老的奇書,內容包羅萬象,主要記述古代神話、地理、動物、植物、礦產、巫術、宗教等,也包括古史、醫藥、民俗、民族等方面的內容。
載有:〝有草焉,名曰薰草,麻葉而方莖,赤華而黑實,臭如蘼蕪,佩之可以已癘。〞這被視為是現存對芳香植物防病功效的最早記載。

《殷墟卜辭》係指在殷墟出土的商周時期甲骨卜辭,以文字在這些龜甲獸骨上記錄了占卜所得的結果。其中就提到灸法和藥物外治法,還有煙燻、配戴香藥祛病防疫的記載。中醫的外治法早於內治法,是最古老的醫療方法。

春秋戰國時期江漢一代的楚國氣候溫暖潮濕,因瘴氣重易生疫病,楚國人於焉發展出以芳香辛溫的藥物抵禦這種流行性疾病。他們採取燻燎、配戴、遍植芳香植物於住家四周等等方式,並充分融入生活中,發揮芳香藥物治病防病的功效,使得應用芳香植物亦成為普遍而重要的民間療法;例如:為紀念屈原每逢端午便焚燒或懸掛艾、蒿、菖蒲等芳香植物來驅疫避穢,並兼收殺滅越冬後各種害蟲以減少夏季疾病之效,飲服各種香草熬煮的”草藥湯”和”藥酒”,以發散體內積存的毒素。

 

當時的人已知用蘭、蕙烹調肉類,用桂和椒浸製酒漿,用蘭草、白芷製成香湯沐浴,用桂木做棟樑,用木蘭做屋椽,用辛夷和白芷點綴門楣。種植香藥以應用於香療、品味香氣在當時蔚為風尚。

 

漢代

漢朝人思考出一種特殊的聞香方式,把沈水香、檀香等浸泡在燈油裡,點燈時便有陣陣芳香揮發至空氣中,稱為“香燈”;這猶似現代芳香療法,將芳香精油置入燻燈一類的發熱器,使香味分子遇熱蒸散至空中。

日常生活中人民也以配戴香囊,睡臥香枕,煙燻香藥等型態來防病治病、避穢清潔;這在在說明了利用香藥防治疾病兼具養生的的生活方式已然建立。

 

描述漢武帝出生至死後殯葬的《漢武內傳》,是一部富饒道教氣息的書,而不似一般的史書。書中對於軍政大事輕描淡寫,卻對求仙問道多所詳述。最特別之處居然是西王母下凡會武帝之事,描敘的淋漓盡致引人津津樂道。

 

書中還提及,朝廷「七月七日設座殿上,以紫羅荐地,燔百合之香」,當時燻香名目也很多,有竹製的燻籠、香爐、香盤、香匙等。漢人還思考出一種特殊的聞香方式,把沈水香、檀香等浸泡在燈油裡,點燈時便有陣陣芳香揮發至空氣中,稱為「香燈」;這猶似現代芳香療法,將芳香精油置入燻燈一類的發熱器,使香味分子遇熱蒸散至空中。日常生活中人民也以配戴香囊,睡臥香枕,煙燻香藥等型態來防病治病、避穢清潔;這在在說明了利用香藥防治疾病兼具養生的的生活方式在漢朝已然建立。

 

中醫著名經典《黃帝內經》載有多種外治手段與藥物,為中醫經皮給藥的發展奠立了理論基礎。

 

從戰國到秦漢,香療法從實踐應用層次進展到理論探索。《神農本草經》成書於西元前104年,集東漢以前藥物學之大成,是我國現存最早的藥物學專著,全書記載藥物365種,其中252種是與芳香植物有關。書中記載之芳香藥物始終為重要與常用藥材,例如:木香、麝香至今仍為中藥學中芳香開竅藥的代表,木香為理氣要藥,作為行氣止痛、健脾消食之用。由於《神農本草經》按四氣五味闡述功能,較詳細的著述了芳香中藥的一般藥物性質,為後世運用芳香藥物提供了重要依據。

 

《名醫別錄》中記載的藥物主治功效,有一些已經超過《本草經》,如桂可發汗、百部根可止咳等等。書中亦收錄了漢晉以來民間和外國傳入的香藥,如沉香、檀香、薰陸香、蘇合香、薝糖香等,這些書為後世醫藥學的發展奠定了基礎,也為香療法的發展提供了藥物學的依據。(待續)